让美的种子在新农村的土地上生长开花

时间:2023年08月0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乔燕冰

  背对观众,席地而坐,头上是星空,眼前是远方,一群孩子眺望着、分享着、希冀着,他们的心中有什么?眼中有什么?远方有什么?未来有什么?他们知道,但也不全知道;观众知道,但也不全知道……这是日前在宁波举办的第十二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最后一场演出的第16个作品(不参与评选)——中国舞协“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定点学校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鱼龙镇鱼龙中心小学学生表演的《山那边》的开篇画面,质朴清新,意味深长。

  登上这个舞台,本该是在2021年7月第十一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的天津,但由于彼时疫情的又一波猛烈来袭,展演只进行一场就被迫中止,这群孩子期待已久的第一次走出大山、登上国家级舞台的愿望落空了。

  “想起当时的情景,到现在还鼻子发酸,那时孩子们正在操场完成《花在丛中笑》最后一次排练,准备第二天就出发,突然被通知展演取消改为录线上表演视频,消息一出, 32个孩子当场嚎啕大哭!”鱼龙中心小学校长刘天宝向记者回忆道。

  两年后,圆梦的孩子在舞台上绽放自己——并不复杂的情节值得玩味,生活化的舞蹈动作流畅松弛,没有多彩的舞美却自然发光。在数把椅子排成的山路、并成的火车、摆成的山脊等多重意象交汇中,孩子们用本真而鲜活的肢体表达着自己:他们期盼着山外的老师来到这里,他们遍采山花献给敬爱的老师……当演出最后所有孩子手捧鲜花唱起《幸运儿》时,眼中的泪让他们的目光格外闪亮。演出结束走出侧幕条,孩子们哭成一片。

  作品中的情节,是艺术呈现,也是生活真实;孩子们的情感表达,是作品的内核精神,也是他们的真情释放。记者从刘天宝那里了解到,2016年始,中国舞协就在鱼龙中心小学启动了“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开设舞蹈课堂。作为中国文联对口帮扶的武都区辖内小学,该校在2018年拥有了中国文联组织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为区内多所学校投资建设的“美育圆梦艺术教室”。多年来,中国舞协持续派志愿者小分队定期为学校编创舞蹈课间操、教授舞蹈等,孩子们自发采摘野花送给老师,表达对老师的欢迎和喜爱。因此,舞台上的情节孩子们并不是在演,而就是真实的他们。

  “2021年到这里编排作品时听到这件事,了解到孩子们每天都采野花,深受触动,就有了《花在丛中笑》的创作动机。但是这次再来创作,我对他们了解更深入了,《山那边》想探索更深刻更充分的表达,希望用我们的力量帮他们走出大山,希望在舞台收光的那一刻,他们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作品的力量,真正获得观众的认可和掌声。”谈起与孩子们相处和创作的经历,这两个作品的编导吕梓民数度哽咽。从最初聚焦曹俊、汪杨等中国文联定点帮扶武都区的干部们的真实事迹创作《第一书记》,到受中国舞协委派带领多位志愿者先后为孩子们创排《花在丛中笑》和《山那边》,这位优秀青年编导深入山里日愈久,情愈重、悟愈深。

  “这里的孩子父母基本都外出打工,大都是爷爷奶奶带大,他们从小就失去了很多,少了该有的天真,让人很心痛,希望艺术能帮他们找回天真、找到梦想。”吕梓民说,“这次孩子们的‘圆梦之旅’圆的这个梦,不但是他们的梦,也是中国文联人的梦、中国舞协人的梦;不但是那么多来过的老师的梦,也是关心关爱他们的所有人的梦。这个圆梦的过程,远比他们在舞台上呈现得有多好更重要!”

  “在孩子们的变化中,我看到了舞蹈让美的种子在贫瘠的土地上努力地生长、开花。”此次带队教师之一、鱼龙中心小学三年级数学老师李文虎感叹舞蹈之于孩子、之于学校、之于这个山区的意义。事实上,此次“小荷风采”舞台上,来自江西的《一起到山顶》和湖南的《木鼓声声》两个优秀作品,也透视出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的成果。

  “‘献给来过的老师们!’正如孩子们在舞台上高高举起的几个字,以及他们手中紧握的鲜花,那是献给包括老师在内所有帮助和关心关爱他们的人。”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斌介绍,此次“圆梦之旅”集结了多方力量:宁波市舞协负责孩子们落地宁波的吃住行及相关研学活动,甘肃森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甘肃未来之星艺术教育管理有限公司两家“中国舞考级”承办单位负责孩子们的往返路费,南京度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给孩子们捐赠了行李箱及衣物。“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自2006年开展以来,先后在180多个农村中小学开办舞蹈教师班,培养8000余名农村舞蹈教师,资助200余所学校,惠及全国30个省区市的近千万农村孩子。从为贫困地区孩子教授舞蹈,到为孩子创排作品,从常规定点实施舞蹈美育志愿服务,到寻找机会让孩子获得更多成长,随着乡村振兴不断推进,这一工程正在吸纳更多力量,也正在不断探索更新更好的路径,使之能向更深更远推进。

(编辑:张钰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