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春:从绿皮火车拍到白皮高铁,见证火车上的人生百态

时间:2021年03月19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黄一鸣

《通辽-集宁》 一九九八年 王福春 摄

  惊闻3月13日上午6点08分,王福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9岁。这位低调善良又成就突出的纪实摄影家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他拍摄并出版的纪实摄影专题《火车上的中国人》家喻户晓,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留下了极其珍贵的影像文本。笔者和王福春初次相识于1991年,我们邂逅于哈尔滨出售苏联相机的旧货市场,我与这位老大哥相见恨晚,后来又共同参加了1996年聚焦《今日新加坡》国际摄影活动,之后的几十年中在各种摄影活动现场频频相遇,成为莫逆之交,他是我所遇到的非常勤奋和有思想的老大哥、纪实摄影家。王福春为人谦和,德艺双馨。摄影评论家、摄影家石宝琇对王福春的评价是:“最多产的写实派摄影家、最低调的独立摄影师、一直拍到不能再拍的老摄影人、最有创意的自我策展、编辑者!”

  “半路出家也能成为优秀的摄影艺术专家。”这是他对笔者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的出道几乎相仿。王福春早年就读于铁路机车司机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铁路工人,业余的兴趣爱好驱使他成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可谓是半路出家,由于他的勤奋好学,常常给铁道系统和别的媒体供稿,逐渐成为一名专业水准很高的摄影师,他给大家树立了一个榜样。改革开放之初,他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与火车有关的影像,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明确了纪实摄影专题创作之路,记录火车上的中国人这一特殊现象。从绿皮火车到高速列车;从公路运输到城市地铁;从黑土地、东北人到日常生活中的中国人,他为我们留下了一组组精彩影像。王福春从一名业余摄影人成长为一名享誉国内外的优秀纪实摄影家,曾经获得第十七届全国影展金牌、第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以及被中国摄协授予德艺双馨优秀会员。

  王福春在身边熟悉的生活中挖掘改革开放的重大脉络,成就最好的纪实摄影创作题材。作为一名铁路人,王福春利用一切乘火车的机会,用了40多年——生命的一大半,坐火车北上漠河,南下广州,西至格尔木,东到上海,乘坐列车上千次,行程十几万公里,拍摄20多万张火车上的照片。他从绿皮火车拍到白皮高铁,见证了火车上的人生百态,记录下几十年的社会变迁。火车上的中国人是他最熟悉的拍摄对象。王福春说:“很多摄影人这山望着那山高,到处乱跑,忽略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关注家乡、关注身旁、关注自己的工作’是摄影的最佳选题。”除了铁路和火车,王福春对黑龙江那片沃土不弃不离,从不舍近求远地奔赴名山大川、涉猎异域民族风情,他的视野始终盯住他挚爱的黑土地,他的镜头一直对准东北的父老乡亲,对准他曾经工作的铁路。

  不管是《火车上的中国人》,还是《生活中的中国人》,或者是《黑土地》《东北人》,王福春的影像都是精益求精。这得益于他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几十年来练就了多才多艺的本领。他不仅从事摄影,还从事美术、书法艺术创作,研读文艺作品,可谓博学多才。这些,我们从他一幅幅精彩的摄影作品中也能深刻地体会到。没有美学、社会学和文学素养,是很难达到他这个境界的。王福春说:“摄影师拼的不是‘长枪大炮’,而是镜头后面的头脑和文化艺术素养。一名优秀摄影家要有文学家的思想、哲学家的思辨、美学家的愉悦、漫画家的幽默。”为此,在几十年的摄影生涯中,笔者的《海南故事》《海南“慰安妇”》《红色娘子军》等专题也深受他的影响,受到他多种形式的鼓励,他是摄影人学习的榜样。

  王福春一生创作了许多成功的纪实摄影专题。而他也是一位很善于总结创作成果的人。他在创作的同时也当好自己的策展人和图片编辑。笔者在2019年也亲历了王福春在广西柳州举办的大型的摄影展览筹备过程。大到作品制作、运输、展览布置,小到每一幅作品的高低比例、灯光调节等他都亲力亲为。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孜孜不倦的创作态度,为他赢得了不少荣誉。为此,他获得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最佳摄影师奖,“亚洲最具影响力的30位摄影师”称号,2016年获美国洛杉矶Certificate社会纪实摄影杰出贡献奖。近20年来,他无数次携带着自己的作品走遍国内外不同的摄影节和不同的展览馆,在丹麦、法国、巴西、意大利、英国、俄罗斯、美国、荷兰等国家参加摄影展和画廊展。2018年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他的《火车上的中国人》大型摄影回顾展。仅2019年一年,他就在不同的国家和中国的不同省市举办了《火车上的中国人》《生活中的中国人》《我的家在东北》《蒸汽机车》等5场大型摄影展,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拼搏,他成为中国最令人敬佩的纪实摄影家和策展人之一。

  王福春的创作经历和独特的作品给大家一个深刻的启示:有价值的影像都是离身边的生活最近、最接地气的。只有感受历史的脉搏、倾听时代的心跳,贴近生活、坚守执着、持之以恒,艺术家和他的作品才会被历史所记住,才能体现出纪实摄影伟大的价值。

  (作者系海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

(编辑:贾岩)